生命的質量不在乎長短,她的價值也不在別人的掌握;她的祟高和偉大在於能造就別人的生命。
人的苦來自於害怕失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