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柔不是征服,亦不是替代,只是居間調和變化。於是,水不見冷冽,但見其柔情萬縷;火不見暴烈,但見其暖似春,陽沰不見剛硬,但見其質樸醇厚,風不見輕狂,但見其清涼寫意。
追求真理(上)